OTV 网络电视台 登录 | 注册
详细
  
[展开]
小学上地理课时就知道兴安岭,她在我心中是神圣的,因为她是我国仅存的一块净土,覆盖着广袤无垠的森林,素有“绿色宝库”之美誉。
  在我的想象中,那里山岭纵横,古木参天,而作为大兴安岭深处的莫尔道嘎,则被喻为“南有西双版纳,北有莫尔道嘎”,所以,这次到东北采风,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去领略大兴安岭的风采。
  
  汽车驶出室韦不久,左转就是通往莫尔道嘎的路,路旁依然是草原和森林混杂的过渡带。我们在窄窄的柏油路上或疾或缓的随意行进,车辆很少,也没有行人,清新的空气中带有野草的芬芳,令每一个人陶醉,你恨不得驻足伸臂,长长的做一个深呼吸,那真是神仙般的享受!
  天气很好,一条不知名的小河在一个低洼处留下了一片湿地,蓝天上飘着大片的白云,驶过一座小桥,酷派把车停了下来,色友们回头走过去,和这里的草原告别。
  
  距莫尔道嘎不远,就是莫尔道嘎森林公园,想象中,这里应该是大兴安岭的“精华”了。于是,问过公园的守门人,驱车直入,沿着公园内的一条窄窄的砂石路,径直前行。突然,路边停了几辆旅游大巴,还有几辆自驾车,下车一看,一块大石头上写着几个大字“红豆坡”,可眼前分明是一片落叶松,看样子是人工林,林中还修有蜿蜒的木制栈道,眼前这情景,和我心目中的大兴安岭八字不沾边,于是,继续驾车前行。
  
  一辆旅游大巴在一个拐弯处停下来,我们也走下车来,顺着一条木制台阶上到一个山坡上,那里倒是树木葱茏,只可惜只能远观,不能进入,里边就是原始森林了。一棵大树就坐落在一条山谷旁,公园里还用木栅栏把她围了起来,号称“发财树”,有人都去摸一摸,试图带来好运气。我站在大树旁在想,如果修一条栈道,通向森林深处,那该是多么吸引人呐!也许是当年的一把森林大火,使这里的人们心有余悸吧!
  
  汽车在公园里穿行了30多公里,就算走出了莫尔道嘎森林公园,然后沿着一条新修的柏油路,一路向白鹿岛进发。这里距白鹿岛还有近80公里,网上说,那里是一个度假胜地,有河流、大桥,不用说,还有参天的大树,是摄影人梦寐以求的地方。等到路边有了停车场,才发现彻底上当受骗了:站在路旁,下边就是所谓的“白鹿岛”,一条“激流河”在树林中穿行,也许是太高的缘故吧,看那茫茫的森林,竟都是矮矮的小树丛,好像飞机飞播过的一样,心中残存的侥幸一丝全无,在激流河大桥照了一个像,算是到过大兴安岭了。
  
  回头的路上,找了一个防火的观测站,就坐落在激流河旁,里边有一座小亭子,我们把车停在院子里,坐在亭子里,拿出准备好的干粮,还有那香气四溢的烧鸡,大快朵颐起来。站里的两只狗也闻香而来,和我们共同享受这大自然中的难得的休闲。
  
  在莫尔道嘎补充好给养,加满油(这是莫尔道嘎唯一的加油站,我们70升的油箱居然加了74升油,并且我们油箱里还有不少油,连警告灯还没有亮,当我们提出质疑时,加油站的人居然信誓旦旦的说:我们是国营的,不可能骗人!强烈鄙视!)
  在一位出租车司机的指引下,我们从莫尔道嘎直插金河,经过阿龙山,准备在满归住宿,可是那里的路霸令我们胆战心惊。当我们的车快到满归时,前边已经停了好几辆车,铺好的柏油路上横着一辆带拖斗的拖拉机,说是晚上10点才能放行,看看表,刚6点。旁边一位当地的老乡悄悄地说:给钱吧,每辆车100元,就能放行。(我们都怀疑此人是托!)上海电视台一行4辆车交了400元,我们紧跟着沾了一次光。刚行不到10公里,又一辆大型运载机横在路上,上海人自以为聪明,赶紧申辩,说他们已经交过款,我们都没有交等等。也许是这些路霸们害怕新闻媒体曝光(其实他们就是穿有上海电视台组织活动的背心而已),死活不同意他们过去,无奈,上海人只好拨马而回。我们剩下的几辆车苦苦哀求,也许是看我们没有威胁,在交了100元大洋后放行。我们害怕明天路上情形多变,于是连夜赶往漠河,也许,那里才是“解放区”。
有句方言叫“找不着北”,形容人们做事情没有头绪,迷失方向。这次我们到北极村倒是方向明确,直接来找北的--中国的最北点在北极村,在北极光升起的地方。
北极村的村口有一个用水泥石块累砌而成的村碑,上面书刻了“北极村”三个描红大字,围绕村碑的四周随意地铺放了许多较平的石板块;旁边,有一个不大的湖泊,湖水清清,绿树环绕,倒也雅致。
  
  马路对过,就是我们居住的人家,一块木板,直直的插在大门外,上书五个大字:村口第一家。原木做成的大门,木栅栏的围墙,木刻楞的房子,一切都在显示富足的木材资源。院子里,鲜花铺地,两旁的空地上种植了不少蔬菜,茄子、辣椒、大葱,足够主人家生活和招待客人了。
  
放下行李,我们亟不可待的去寻找北极村的一点一滴。北极村的老建筑已经不太多了,随着旅游的发展,新的建筑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,但我喜欢的还是那木楞房,淳朴、厚实。人行道上铺上了厚厚的木板,还有原木挖成的座椅,只可惜建筑的车辆来往飞驰,带起了一阵阵灰土,否则,坐在那里也是一种享受。
  
北极村有一片很大的广场,旅游景点基本上围绕广场展开。
从小老师就告诉我们,我们国家的地图像一只老公鸡,现在,我们就到了鸡冠上。一座“金鸡之冠”的地标建筑竖立在我们面前。建筑的上端是一条龙的造型,代表了中华大地;四根柱子则使用了“青龙”、“白虎”、“朱雀”、“玄武”的神兽纹饰,代表了人民赋予的权利至高无上;主题为一尊玺,阳刻篆体“金鸡之冠”与基础部分朱红色的“玺”文相辉映,微俏微妙的展现了漠河北极村这个“鸡冠”上的明珠。
  
“金鸡之冠”的背后就是滚滚的黑龙江,我们沿着江边的绿地右行,绿地上树木葱茏,一条木制的栈道逶迤前行,路旁竖立着一个木牌,上书一个大大的“北”字,我们兴奋地抚摸着这个“北”字,以为自己已经摸着“北”了。
  
其实木牌的不远处,才是中国的“北极点”,一座金属的建筑拔地而起,建筑的中间紧贴地面有一个金属制作的椎体,那就是中国自己的“北极点”,上面书写着:东经122度20分,北纬53度29分。建筑的周围是一个广场,广场上是一个中国的地图,清楚的表明着,这里距郑州的直线距离是2193公里,可我们为了找北,已经足足走了3千多公里了。
  
广场上散散落落都是“北”字,可见“北”就是北极村的精髓。我们看到了最北的商店,最北的人家,甚至最北的厕所,难怪在回来的路上我们见到一块石碑,上面书写着:我们找到北了!不过我觉得这座石碑太过小气,如果再大一些,字也再大气一些,那就是北极村的又一景观!
  
“神州北极”广场就显得大气多了,一座“神州北极”石碑就坐落在广场临近江边的地方,背后就是黑龙江,透过宽阔的河面,对岸,就是俄罗斯的阿穆尔州。河边就是一座码头,你可以乘船在江上兜风,不过,切不可越过中间线,江面上,不时有双方的巡逻艇来回巡弋。
  
乘着天色尚早,我们又到北极哨所看个稀奇。一座照片上常见的瞭望塔竖立在院子里,上面书写着“北极哨所”四个大字。我们询问哨兵,得知不可以入内,于是,就在哨所的大门外,来了个正式合影:我们五个人一字儿排开,中间刚好露出门上“北陲哨兵”四个镀金大字。无论如何,也算到此一游了。
  
第二天早上,我们约好凌晨3点出发,去江边拍摄晨雾,谁知人算不如天算,老天竟淅淅沥沥下起雨来。雾是没有了,回去继续睡觉。
上午,来到最北的邮局,这里有自创型明信片,就是把自己拍摄的照片做成明信片寄给亲友,可是不巧,停电了,等到10点多,还是没有来电,于是,酷派和那里的小伙子商量,把它们的打印机搬到我们车上,用车上的电源打印,就这样完成了我们的夙愿,十分感谢北极村邮局的那位不知名的帅小伙,谢谢你!
  
诸事完毕,开车走人,沿着黑龙江,下一站是黑河,在那里,我们或许可以到俄罗斯的土地上走一走,看一看。